長江商報消息 ■本報評論員熊志
  26日出台的《河北省委、省政府關於推進新型城鎮化的意見》明確,河北省將打造京津保三角核心區,做大保定市城市規模,以保定市、廊坊市為首都功能疏解的集中承載地和京津產業轉移的重要承載地,與京津形成京津冀城市群的核心區。其中,保定市作為畿輔節點城市,將利用地緣優勢,謀劃建設集中承接首都行政事業等功能疏解的服務區。
  在《意見》發佈之前,一則保定市將成為政治副中心的傳聞曾不脛而走。彼時,國家發改委相關負責人曾表示,“政治副中心”暫時還沒有考慮,“至於產業轉移和功能轉移,那是正常的事情”,保定市方面也否認了“政治副中心”一說。如今,《意見》確定將由保定市分解首都的部分行政事業功能,一方面說明相關傳聞並非空穴來風,另一方面也算是表露:保定市的新定位尚達不到“政治副中心”的高度,不過作為首都功能疏解的戰略支點意義已經確定。
  選擇保定市承接北京行政事業功能,其背景是京津冀一體化的構建。當然,保定市自身在河北省眾多城市中的地緣優勢是承接前提。目前看來,歷史上曾為直隸總督府的保定市是否具備承接行政事業功能上的全部基礎,包括交通狀況、人口容納能力等,尚無法確定——它不僅要看保定市的城市建設水平,還要看北京行政事業功能轉移的程度;不過,不論如何,北京功能集中帶來的壓力卻是實實在在的,未來保定市的擴容也在意料之中,首都功能疏解之於保定無疑是發展契機,之於北京,也能夠通過功能的瘦身解決諸多問題。
  雖然保定市承擔首都功能疏解的任務引發關註,城市功能在地域間戰略性轉移,卻並不新鮮。此次河北省發佈的《意見》中,在保定市之外,廊坊市、石家莊市等也承接了功能轉移的重擔,只不過後者所要承接的更多是經濟、生態等任務。如果把視線放寬,類似的產業轉移在國家和地方層面的戰略佈局上曾有過多次。北京行政事業功能的部分外移,實際上與經濟、生態等職能的分解與轉移在邏輯上並無二致,其必要性都建立在城市功能分佈的地域性優化重組之上。
  城市功能的地域性優化,要解決的便是功能集中的諸多病竈。在城市化過程中,由於佈局不合理,部分大城市一度集地方政治、經濟、文化等中心於一身,在人口密集的同時,相應的產生了交通擁堵、環境污染、公共服務吃緊等諸多弊病。而由於資源不斷趨於集中,高度集約化的大城市周圍,往往是一些功能萎縮、資源受限的中小城市。北京雖為首都,但這種特殊性無法掩蓋它在城市化中的代表意義,行政事業功能向外轉移的北京模式,更多只是印證了城市發展的基本道理:功能的一味集中、體量的簡單膨脹是需要儘早告別的城市發展歧路。
  隨著部分學校、醫療機構、事業單位等向保定市疏散,北京的功能瘦身將讓北京在城市體量所允許的範圍內,承擔起各類中心角色。同時,隨著區域協作的展開,京津冀一體化建設過程中將強化城市群的協作分工,實現優勢互補。
  行政事業功能在北京集中,又由北京向周邊城市適當轉移,可以理解為一種理念上的糾偏。而在城市化進入新階段、城市病頻發、地域發展不均衡的背景下,這種糾偏意義應當超越一地,成為嵌入城市化內在肌理的發展理念。  (原標題:放寬視角看首都功能疏解)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dh13dhczuh 的頭像
dh13dhczuh

冰淇淋餐廳

dh13dhczu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