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蘇格蘭多年來一直尋求獨立
  蘇格蘭公投是西方體系的梗塞信號
  蘇格蘭公投強烈震動了西方世界,即使公投結果保住了英國的統一,它大概也不是一場“虛驚”,而是製造了整個西方體系晃動感的一次痙攣。
  英國是西方代表性國家,大英帝國的分崩離析導致絕大部分殖民地的出走,但蘇格蘭公投威脅的是英國“本土安全”以及它的政治制度,它是近年歐洲主要大國中分離主義最猛烈的一次爆發。
  這不同於巴黎、倫敦由外來移民充當主力的大型騷亂。蘇格蘭公投直接展現了英國主流社會的分裂,挑戰了“民族國家”概念的合理性,它是以“離婚”為目標的攤牌。對英國來說這場病不屬於牛皮癬或闌尾炎,它是心臟病或腦血栓級別的。
  蘇格蘭公投傳遞出一個信號,西方體系對於解決其所面臨的現實問題出現一些麻木、癱瘓區。英格蘭人幾年前差不多都把“蘇格蘭獨立”當成一句瘋話,但這個問題像惡性腫瘤一樣在英國肌體內坐大,成長為對英國國家前途的重大威脅。這幾天卡梅倫求蘇格蘭求到哽咽了,奧巴馬等西方主要領袖也出來規勸蘇格蘭人,整個西方在一起輓救英國的統一,打擊蘇格蘭公投對西方世界的示範效應。
  東方也有分離主義,比如中印俄等都有,有些曾被西方國家作為政策工具無所顧忌地利用過。但現在看來,東方的國家觀念更加穩固,法律和政治體系牢牢控制著分離主義的規模,社會道德體系也同分離主義誓不兩立。英國自由主義式的做法如今展現了巨大不確定性。西方恐怕要重新審視分離主義的威脅,重構有利於反思“民族自決”的意識形態。
  冷戰結束後,西方的影響力走向巔峰,東方危機四伏。然而二十幾年過去,東方渡過了最困難的時期。這期間中俄印構築了東方的穩定輪廓,“新興世界”漸現繁榮。西方之外的主要國家剋服了“阿拉伯之春”的衝擊,有些問題即使沒有答案,也形成比較有效的應對機制。東方及新興世界分流了全球的機會,使西方面臨前所未有的競爭壓力。
  種種跡象顯示,自蘇聯上世紀70年代發展停滯後一帆風順的西方社會,面對新世界表現出不適。金融危機尤其帶來刺激,西方人開始變得焦慮,民粹主義盛行,西方體系的自我調適出現了梗塞苗頭。西方人很久沒有遇到大風大浪了,很多人不再懂得同舟共濟,不再願意吃苦耐勞,很多西方國家都致力於用金融或政治手段實現“利益最大化”。
  現在對西方人說“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這句東方至理名言,大概不會受歡迎。然而西方今後肯定會遭遇更多困難,一些“被壓著的問題”可能爆發出來,這個判斷不會錯。
  與東方相比,西方的實力和國際經濟政治工具仍占據明顯優勢,但是西方在失去自我改革能力,它們似乎把寶押在東方出問題上,期待東方的重大變故幫著重啟西方好運。
  不能說東方會從此時來運轉,東方的困難仍將繼續,但東方的耐心有可能在一段時間里勝出。因為東方的活力扎根於各自社會的勤勉,以及它們通過過去慘痛代價積累起來的政治成長。這些國家的進步和對全球機會的分享代表了一個趨勢:人類社會的差距總是會逐漸縮小的,更平等的機會和財富分配可能就是全球化的真諦。
  英國過去解決自己的內部矛盾,完全可以通過劫掠殖民地的利益來實現。但現在它只能依靠嚴酷的內部改革了。這樣的改革正常情況下改不動,於是蘇格蘭公投到來了。西方社會或將面臨越來越多這樣的困境。
  公投結果今天將公佈,相信不僅英國,整個西方世界都屏住呼吸等待著。而原本西方是不該走到這一步的。▲
  資料圖:卡梅倫哽咽輓留蘇格蘭
  資料圖:卡梅倫會見達賴喇嘛
  彭定康屢屢發聲干預香港局勢
  資料圖:拜登會見香港反對派  (原標題:西方齊上陣輓救英國統一 可記得對中國所做之事)
創作者介紹

冰淇淋餐廳

dh13dhcz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