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兩則新聞,讀後的心理感受可用“悲喜交加”來形容。一則是來自11月1日《揚子晚報》對網絡爆料叫價4500萬的豪華別墅“房主”申請廉租房的事情,進行的記者求證調查,也就是本文標題所言的“土豪的廉租房”;一則是10月31日《新民周刊》爆料:重慶沙坪壩區徵地辦公室普通幹部丁萌,面對女檢察官一番“萌翻全場”的時尚告白,讓人終於為“萌官”混不下去,找到了智商上的證明,也就是本文標題里說的“貪官的西裝”。
  這個有“最萌貪官”之稱的人,宣示了一套帥獃酷斃的理論:他居然很“萌”地給提審他的女檢察官“上課”說:“我的西裝沒有1萬元以下的……你是女的,穿的皮鞋都沒有我尖,皮鞋要經常保養,買支幾百塊的滋潤霜擦一下嘛。”丁萌也算沒吹牛,辦案人員在他家中搜出了一線品牌的皮鞋200餘雙和頂級品牌西服100多套。
  最萌“西裝貪官”是原重慶沙坪壩區徵地辦公室幹部,是靠倒騰地皮才換來這一身身價值不菲的人皮的。
  另一個新聞,就沒有這麼好笑了。位於南京梅園新村的一幢別墅,房主叫價4500萬元,都被稱作低調。記者對有關該房主張仲辰曾經申請過廉租房的網絡爆料,進行了求證。最終經南京有關部門證實,張先生只不過是租住過這棟土豪級的別墅,這與廉租房相關政策並不矛盾,所以記者得出調查結論:可以肯定張仲辰不是別墅的主人,也不存在別墅主人申請廉租房的說法。
  張先生究竟是何許人也,現在具體收入幾何?新聞中並未予以說明,或者沒有求證到南京方面的消息吧?張先生既然申請到了廉租房,那麼按照有關廉租房政策的規定,張先生必須同時滿足至少五個條件,其中兩個分別是:當地民政部門認定的低收入家庭或最低收入家庭;申請人及其家庭成員經當地房管部門確認他處沒有住房的。我們大概很難相信,一個租得起市值近半個億豪宅的人,會是一個一窮二白的人(南京有關部門說三家同租,租金350元這事——南京豪宅租金這麼低大概和廉租房可媲美了吧?又:原來登記是公房怎麼變成私產等諸問題,因為沒有有效證據,都是“據資料顯示”的口吻,更是疑點多多不再涉及)。廉租房是保障性住房,是一項溫暖千萬城鎮低收入者的暖陽工程,既然網友有疑問,南京部門就應該及時出面澄清傳言,並且張先生作為廉租房政策的受益者,他的個人收入及家庭總收入、有無住房等等核心問題,都應該屬於公示的範圍。
  其實,也許張先生是被冤枉了,有躺著中槍的可能。但我們之所以抓著這事不放,不是因為人性的陰暗與偏執,在廉租房領域不斷有權貴階層趁虛而入的現實語境下,實際上是出於疑問未釋的保衛民生福祉蛋糕,不為富人(官員)掠奪、鯨吞、蠶食的天然正義,假如張先生果真是低收入者,應該說,網友也是在為張先生爭福利。
  正像貪官的天價西裝所對應的,是深處社會最底層的人們衣衫襤褸甚至光著的胸膛上突兀的肋骨,人們對“土豪”的廉租房,充滿疑問實在沒有什麼不正常,而是貧窮者再不能妥協,一次次錯失制度的溫情。拱手相送自己的福祉成為貪官的嫁衣,由人民的地皮,到貪官的人皮,無論結局和過程都不該那麼好笑。
  文/貓之魚
  
  (辣味時評,一掃就行!歡迎各位親愛的作者關註紅辣椒評論官方微信!同時官方微信平臺將不斷推薦展示優秀作者!)  (原標題:貪官的西裝與“土豪”的廉租房)
創作者介紹

冰淇淋餐廳

dh13dhczu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